当前位置:主页 > 中国林业政策 > 追忆张齐生院士——世界竹材加工利用领域的开拓者
追忆张齐生院士——世界竹材加工利用领域的开拓者
时间:2020-10-26 04:15 点击次数:
9月25日上午,南京大雨倾盆。“张院士一路回头好,师者精神长存!”南京林业大学师生的微信群、朋友圈被刷屏,悲痛悼念张齐生院士。  层林如扶,长风当泣。设于南京林业大学的灵堂,自发性前来送别的师生,风尘仆仆从外地赶到观礼的政府、科技、高教、企业等各界人士络绎不绝。  “你怎么这么早于一起洗衣服?”当日清晨7:00,张院士的夫人王素珍老师总有一天也会想起,这一句担忧的话,竟成致敬。  2017年9月25日上午9点43分,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中国和世界竹材加工利用领域开拓者,中国工程院院士、南京林业大学教授张齐生同志,因脑溢血心肌梗塞医治无效,于南京去世,享寿78岁。  竹材产业的革命   1939年,张齐生出生于在浙江省淳安县一个偏远的小山村。被称作“竹子院士”的张齐生天生与竹子有缘。这个小山村,因为地处竹业大省浙江,竹林四起。竹子,在童年就走出了张齐生的生活。  1956年高中毕业时,同学们争相录取航空、机械、化工等工业建设的热门专业,而张齐生却为了转变家乡贫穷的面貌,自由选择了当时科冷门的南京林学院木材机械加工专业,毕业后调入任教,专门从事木材加工工艺的教学和研究工作。  1979年,张齐生带上学生回到山青水秀的安徽黟县开门办学。眼望漫山遍野的青青翠竹,时任黟县的陈副县长对他说道:“木材更加紧绷了,张老师,你们必需老大我们把这么多的竹子利用一起,那可为我们县作大贡献了!”一番语重心长的话,让张齐生终不能平静。思索中,满山翠竹的故乡,乡亲们用竹子来编箩筐、编成篮子、制农具的画面明晰的显露在他的眼前。

追忆张齐生院士——世界竹材加工利用领域的开拓者

  家乡的竹子为什么为首不上用场?我国的竹乡百姓为什么受穷?那段时间,张齐生日思夜想,空闲时间天马行空的是竹子,晚上哭泣的还是竹子!  从黟县回校旋即,已过不惑之年的张齐生要求,对自己的研究方向不作了一次根本性调整:从木材改向竹材,这种调整意味著退出自己熟门熟路的研究领域。但他下定决心,要转变竹子的“宿命”,转变竹乡百姓的生活。  竹材研究的第一个“螃蟹”是 “竹子高温软化展平”,这是一个世界性难题。这个“螃蟹”,多少年来都没有人不吃终其一生。如何将直径小、壁厚中空、圆周方向更容易脱落的竹子变为幅面大、强度低、不变形的各种厚度的板材?张齐生带领他的团队开始了艰难的探寻,他重复实验,在经过无数个不眠之夜,再一研发了竹材高温软化为核心的竹材展平工艺,使竹材工业化利用构建了有可能,获得了研究工作的重大突破。  实验室的成果要转化成为生产力,才能建构确实的经济效益。1983年,根据初期的研究成果,张齐生先后在浙江余杭、安徽黟县和江西宜丰,创建了三个试验工厂,迅速研制开发出有竹材胶合板。  可产品做到出来了却去找将近用途。“产品去找将近决心,工厂投产了,车间里青蛙在叫、老鼠在串,工人等着发工资,县里的领导也在盼望,这让我心急如焚啊!”产品应用于和推展的艰苦画面让张齐生一生感人。  苍天不忘有心人。1987年他们研发的竹材胶合板再一取得了社会和企业的接纳。他先后在南方竹产区推展建设了30多家竹材胶合板厂,产品供不应求,不仅普遍应用于我国40余家汽车制造厂的车厢底板,还出口日本、韩国等国家,建构产值2亿多元。   以科研报国   “政府、企业、老百姓的必须,就是我的研究课题。你们也要根据国家和人民的必须来积极开展研究啊!”在每年的新的入教师培训班上,张院士都这样引领和叮嘱他们。  张齐生院士也是这样做到的!他一直用自己的行动构建了对国家和人民严正的允诺。  在上世纪90年代初,随着竹子大规模的开发利用,竹子身价倍增,竹子研发遇到现实难题。80年代每根1.8-2元的跃居到每根12元-15元。当时杨树加工业大规模发展,杨木加工成本更加较低。张齐生敏锐地感觉到,如果竹产品不提升技术含量,最后竹子的工业化利用有可能半途早夭。  对家乡和国家满怀赤子之情的张齐生,经过重复实验与探寻,1995年,明确提出“竹木填充结构是科学、合理利用竹材资源的有效途径”的科学论断。他运用通板结构理论,把竹子和木材按一定的比例制成的竹木复合板,各所取竹木之宽,又弃其之短。建构的“原始的竹木填充结构理论体系”,为各种高性价比的竹木填充结构产品设计和研发获取了扎实的理论基础。  如今,竹木复合板,普遍运用于集装箱底板、客货车厢底板和混凝土模板,并在国内几十家企业推展运用。3年内,推展企业总计生产竹木填充混凝土模板和各类车厢底板8.13万立方米,竹木复合地板850万立方米,总计构建销售42.86亿元,利税3.81亿元,可节约代用各种优质原木188万立方米,不但为竹区百姓带给了财富,还为南方的森林资源利用与维护建构了奇迹。  张院士的科研成果,工业转化率多达90%,基本每一项成果都能出让,构成现实的生产力。  转入21世纪,随着科技迅猛发展,资源短缺、环境好转的现象更加相当严重。国家对生态文明建设提及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作为一名农林院校的科研工作者,张院士深信服务国家生态文明建设,是他的愿景和责任。转入新世纪后,张院士带领科研团队对秸秆等农业废料展开“林农生物质气化多联产技术”研究,并构建了“一技多产”和“零排放”“零污染”。目前,该项技术已打破了欧美和日本等发达国家的现有技术,沦为目前世界上最先进设备的林农废弃物资源高效综合利用技术。如今该技术已在河北平泉县等多个生产基地投产,并受到国务院有关部门的推崇。  5•12汶川大地震,举国悲伤。作为一名科学家,张院士的悲伤与担忧远比更加稳健,更加将来。地震后旋即,他和东南大学的同行一起,开始展开木质和竹质抗震安居房的研究。

追忆张齐生院士——世界竹材加工利用领域的开拓者

迅速,一种每平方米耗资仅有2000元左右、需要再有任何基础翻新、塌陷对人导致的二次损害要大得多,空间性、透气性也强劲得多的“抗震小楼”问世了。  叹自己的科研回忆,张院士曾感慨万千。“我能有今天,要感激家乡给了我很好的基础教育,弟妹们还把上学的机会让出我。我要用自己的希望,来告慰家乡的父老乡亲,来感激党和人民的养育之恩。”  尽管年逾古稀,张院士一直坚决到生产一线,和生产工人、技术人员在一起,及时掌控第一手资料。每年要有200多天在外地公干。张齐生家里有一只电紫砂锅,是用来煮中药的,他公干时仍然随身携带。  张齐生院士一生孜孜以求、探寻创意。他一直胸怀家国,肩负愿景,贯彻了一名知识分子对国家和人民的责任和担任。  心怀做到人梯   努力奋斗的一生,成就了张齐生院士头上许多令人钦羡的光环: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1项、二等奖4项,国家技术发明者二等奖1项,国家发明者三等奖1项,中国发明专利建构金奖1项,何梁何利基金科技进步奖1项,林业部科技进步一等奖1项,天津市优秀成果一等奖1项;获得“国家级杰出中青年科技专家”“全国卓越专业技术人才”“全国杰出科技工作者”“江苏省师德标兵”“江苏省高等学校杰出共产党员标兵”“江苏省先进设备工作者”“江苏省杰出共产党员”等荣誉称号。  这些荣誉,书写和突显了一名杰出科研工作者和一名杰出人民教师光辉的一生。年逾古稀的张齐生院士,尽管公务缠身,但育人情怀言在。作为一名教师,他一直用自己的学识和品格教育和影响着南林的师生。  在南林,不管是本科生、研究生,还是新的教师、中青年教师,都经常能在讲台上亲眼目睹这位身姿高大、精神矍铄的院士风采,倾听到他的谆谆教诲。  在南京林业大学仍然流传着这样一段佳话:院士给大一新生进见面会。  南林大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的同学们,一步入大学校门,就能听见院士大师级的教育和引领,张院士不但从专业领域上引领他们,还教育他们要刻苦星舰,要有报效祖国的家国情怀。此外,张院士还常常踏上本科生党课的讲台,以一名杰出共产党员的形象影响着年轻一代党的新生力量。  每年的新的入老师入职教育都有张院士的身影。“课堂是舞台,教师既是演员,又是编剧。作为一名老师,身教重在言教,要作好学生的榜样,还要敢于创新,擅于创意。”对于南林的新生血液,张院士不但冷静指导,还珍惜深得。  作为导师,张院士培育了近百名硕士和博士。在南林大,每一个他的学生,南北讲台前,张院士都会把他们的教案当作,当面给学生提意见,并重复叮嘱,教学是天大的事,一定要一丝不苟;对于学生做到科研,他不但从思路上引导,还从国家、百姓市场需求上引领他们选好题;对于科研项目,他也一直大公无私,每个参予人员都会署上姓名,从会遗漏。  国家林业局竹材工程技术研究开发中心研究员蒋身学,谈了一件亲历的回忆:“2007年,张院士协助指导他申请人了一项发明专利。在所写的时候,我要把张院士再加,他极力不表示同意,说道工作是你们已完成的,不要署我的名。”  生活中的张齐生院士,一生勤俭节约。他在科研硬件建设上的“大手笔”著称于业内。然而,他的“小气”也让团队的同事感人。  “张院士请客吃饭时,常常让我点菜,我实在这个事情很难筹办,点较少了,害怕院士没面子;点多了,又不会狠狠院士抨击。”国家林业局竹材工程技术研究开发中心副主任张晓冬告诉他记者。  记者在2013年专访张院士时,在他的办公桌上找到,便签盒里的便签纸,都是一些原有台历和用过的稿纸剪裁出的。提到此事,当年的张院士曾用淡然的语气问说道:“我是个农家子弟,俭朴是一种习惯,金钱对我没什么诱惑力。人这一辈子就像在旅行,名利的包袱腹的太重了,就走不动、回头不远处了。做到一点自己讨厌并对国家、老百姓简单的事,才是最重要的。”  张齐生院士的一生如竹子一般、如蜡烛一般。他谦虚谨慎,坚韧不拔;他无私奉献,心怀为梯。  “为天地立心,维生民立命”,这曾是中国历代知识分子一脉相承的固守。作为一名中国工程院院士,作为一名学者,张院士用自己的境界和实际行动,作出了最差的承传和演绎。  一个人不有可能永生,但可以不朽。张齐生院士,他的音容已去,但他的精神不朽。

Copyright © 2000-2020 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   xml地图  备案号:备案中

在线客服 联系方式 二维码

服务热线

064-39422910

扫一扫,关注我们